【ALL叶】论持久(1)

初步判定的CP有韩叶,方叶,周叶,黄叶,翔叶
架空,一切都是架空
为了h一切都是为了h



叶修拿着个大袋子,里面放着他入狱八年间要使用的洗漱工具和床单。
一个狱警带着警棍跟在他身后,押着叶修去他的房间。
这狱警长得不赖,身材高大,五官俊朗,就是眉目间有股煞气,看着比黑社会还黑社会。
这警官该不会就是犯人出身吧,熬出头了就升级成了狱警。
叶修漫无边际地想着,脚上的步伐越来越慢。
突然感到背后一阵疼痛。
是韩文清用警棍狠狠击打了叶修的后背。
“老实点。”
叶修本想开口贫个几句,想想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也就闭了嘴,默默地加快了步伐。

等终于到了房间,叶修忍不住吹了声口哨。
“贵宾待遇啊这是,四个人一房间,比当代大学生日子过得还滋润。”
这话听得韩文清额边的青筋暴起。
“来到这里不是让你享受人生的,少说点话,少惹点事,好好把八年过了,出来重新做人。”
然后扔给叶修一本监狱守则。
叶修接过小册子,翻开一看那一排排的小字,感觉头晕目眩。
“知道了,长官”叶修拉长了语调,听起来有些欠揍。
韩文清本想再多说几句,可惜时间不早,又到了犯人放风的时候。
想着下次再提点提点这个看起来有些不通人事的弱鸡,把叶修一个人留在了房间里。

房间里有两张上下铺的铁床,有两张床上是没有任何被褥的,这证明了在叶修来之前,这房间里只有两个人住。
能让应住四人的房间变成二人间,他的舍友恐怕不是有钱就是有势。
叶修脚步一转,居然还发现这房间有自己独立的厕所,而且还挺大。
“啧啧,”叶修不由感叹,“腐败,太腐败了。”
感叹完,作为这房间的第三个主人,他只好将就个上铺,慢悠悠的铺起了床。

刚铺到一半,就有铃声响起。
又没过多久,一阵脚步声传来,叶修知道,他那两个牛逼室友回来了。

他从上铺探出了头,进门的两个人也在这时看到了他。
一个人长得斯斯文文,另一个人高马大。
斯文的那个是后进来的,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朝叶修笑了笑,开口做了个自我介绍。
“你好,我叫陈涵,他叫张伟。”
“你们好,我叫叶修。”
叶修也用笑脸迎了回去。
张伟放下东西后面无表情看了他一眼,又毫不在意地把视线转移到床铺。
陈涵像是完全没发现这种尴尬的气氛,他很认真地向叶修提议。
“现在是一天难得的放风时间,收拾好了也出来散散步吧。”
叶修点点头,又目送了室友离开。
然后手脚灵活地从上铺跳了下来,出了门顺着一早打听好的方向过去。

这一路过去,叶修发现监狱条件真不错,有篮球场,足球场,网球场。
因为是放风时间每个运动场都有些人在。
而且几乎所有人都用视线表达了对叶修这张新面孔的兴趣。
篮球场在室外,犯人们似乎组起了队伍,正在进行对抗赛。
一个人懒洋洋地靠着墙边坐着。
叶修也毫不在意地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那人转头把叶修从上到下扫视了一遍。
“之前一直派人来联系我的就是你吧。”
叶修点头,然后向他伸出了手。
“老魏,给包烟。”
魏琛:“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吧!”
叶修点头。
魏琛:“你知道狱里明确规定不准夹带违禁物品吧。”
叶修又点头,伸出的手还是没收回来。
“烟的牌子我比较喜欢白沙的。”
魏琛从出生以来还没见过这么不客气的人,可是叶修毕竟是来找他谈笔生意的人,没人会和到手的钱过不去。
他趁着没狱警注意这边,敏捷地从袖口掏了根烟塞给叶修。
看着这么一支短小的烟,叶修的神情有些凝重。
“老魏你这也太短了吧。不是说好的监狱里情报和违禁物品找你吗?”
“靠,有就不错了,还有以后话说清楚好吗?谁短了!”

叶修一脸嫌弃的把烟揣进了口袋里。
这时候他才跟魏琛打听起了正事。
“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
叶修一边暗暗观察着魏琛的神情,一边说出了那个名字。
“苏沐秋。”


“苏沐秋?你想打听一个狱警?”
魏琛表情有些讶异,不过他很快接着说了下去。
“他是另一个监舍区的狱警,如果你真的有非查不可的决心的话,明天这个时候你再来找我吧。”
说完这句,魏琛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又朝篮球场边的人挥手示意要加入。
叶修愣住了,但他又很快反应过来。
“今晚会发生什么吗?还是明天?”
魏琛回头,猥琐地咧开了嘴。
“捡肥皂啊,叶大少。”


放风时间不长,叶修回到监舍的时候还是只有他一个人。
走到张伟床边,他拿起了枕头,果然不出所料地看到一个半旧的打火机。
刚才就发现张伟右手食指处有些泛黄。
叶修拿来点燃了烟,又放回了原处。
然后自己一个人坐在床上静静地抽着烟,同时开始整合他从魏琛那里收集到的信息。

半年前,有警局的人通知他们苏沐秋的死讯,深究之下才说是监狱暴力事件的牺牲者。
可是直到现在叶修也找不到尸体也好或者别的更多的信息。
之前也雇过人进来查探,却一无所获地出来了。
最后叶修只好自己亲自上场。
不过思来想去,叶修还是没闹明白,魏琛那个捡肥皂是意思,是说秘密藏在肥皂里吗。
他想起之前沐橙说好重价聘来的帮手,思量等会去食堂找个机会接触接触,顺便问问肥皂的问题。

作为室友,陈涵倒是很热情,三个人一起到了集体食堂打饭。
叶修一进去,刚才还有些闹哄哄的食堂瞬间安静了。
诡异的气氛。
但是很快,大家又恢复了正常。
打完饭 叶修拒绝了陈涵坐一起的邀请,自己随意找了个旁边没人的座位坐下,等待着高手兄过来认亲。
三个菜吃了两个 ,也没见到高手兄过来,反而有两个狱友过来搭讪。
那两狱友还没坐下,韩文清就一言不发地坐到了叶修的对面,周围的人立刻就散开了。
只剩下叶修和韩文清两个人面对面吃饭。

韩文清长得像黑社会,不过叶修并不认为他不怀好意,他潜意识地觉得韩文清在保护他。
所以叶修顺走了韩文清的一块红烧肉,肥而不腻,味道不错。
不得不承认,这监狱的条件好得有些奇怪。
看着叶修差不多要吃完,韩文清才开口。
“晚上待在监舍里不要乱走,洗澡今天也别去。”

建设守则第八条,晚上7点以后不得随意离开监舍。
如果叶修没记错的话,韩文清这提醒有些多余。
没得到叶修的回应,韩文清皱着眉抬头看他。
叶修冲他挑了下眉毛“不洗澡要生病的吧,老韩”
被叶修这种对谁都自来熟的态度弄得有些不爽,韩文清犹豫地说了句解释。
“小心捡肥皂”

叶修没等到高手兄,韩文清和魏琛说的捡肥皂他也搞不明白。
既然都被这样暗示了肥皂,叶修还是晚上抱着盆去了浴室。
浴室是有隔间的,叶修看到有人里面啪啪啪,然后自己被几个人堵在了隔间。
他终于意识到是有人觊觎了他的菊花。
叶修抄起了唯一还有些威胁性的肥皂,准备趁着间隙冲出去。
突然一样东西重重砸到了头部,叶修被砸到脑袋的肥皂弄得一愣,就被人抓着一边手臂压到了墙边。
叶修只好剧烈地挣扎,试图甩掉束缚。
猛然间感觉身后的压力不在,回头一看,韩文清正一拳把人揍趴在地上。
趁着韩文清收拾人的时候,叶修捡起了刚砸到他的肥皂,恍然明白韩文清和魏琛多次提到捡肥皂是怎么回事。
不过为什么前面一定要加个捡呢?


叶修出了浴室,终于看见那位说好的帮手。
高手方锐正在和一个小帅哥套近乎。
看到叶修,方锐一时间大惊失色,他挥别小帅哥,偷偷把叶修带到角落。
“你怎么来了啊”
叶修面无表情地回答。
“不是上次来见你的时候说好的吗?你忘记了?”
方锐尴尬地咳了一声,向老板汇报他掌握的最新情况。
“经过我多日来的研究发现,这监狱分ABCD四个等级区 ,苏沐秋是属于A区的狱警,我们这都属于D区,没用。”
叶修哦了一声,又问他:“所以给了你那么多钱,你就告诉我没用。”

方锐似乎就等叶修说这句话,他挺起了胸,一脸得意地说道。
“我这么多天也不是白混的,我可以一步直接跃迁到B区!”
叶修没有被这句话鼓励到,他一针见血地说。
“我呢,在这里等你再不知道混多少年混到A区?”
方锐沉默了一会儿。
“我没办法带你过去,但是有些人可以。”
叶修双手抱胸,并不怎么期待方锐下面的话。
方锐搓了搓手,小心翼翼的说出了办法。
“你这脸喜欢的男人也不少,要不然你就找个长得不错的牺牲一下菊花呗,听说还挺爽的。”
“要不然你去吧,不是很爽吗?”
一听这话,方锐就像古代受调戏的妇女一样抱住了自己。
“我是直男!”


叶修依旧维持着双手抱胸的姿势看着方锐,就像看花了一大笔钱买回来的宝物打开一看却发现居然已经是过了期的泡面。
这个货真价实的废!物!点!心!

事情还没解决办法,他准备明天去找魏琛买情报。
叶修艰辛地爬上床睡下,刚刚准备入睡。
却听见隔壁床不断传来嘎吱嘎吱的摇床声,似乎有人在不断翻身,期间还不断有男人粗重的喘息声。
叶修预感不好,往下一看,陈涵和张伟正在床上妖精打架。
没办法,叶修只好躺平,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睡着。
MD,瞎了。


tbc








评论(59)
热度(473)
  1. 莫聿童言无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