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论持久(2)

初步判定的CP有韩叶,方叶,周叶,黄叶,翔叶
架空,一切都是架空
为了h一切都是为了h
这文有他自己的tag 论持久
好吧,其实这文CP不止上面那五个,你们要是不高兴的话,就打死我吧
等会大概开个点文\^O^/


监狱的规定是每日打铃后二十分钟准备就绪,打铃时间为六点。
这条规定对过去的叶修来说就不是个容易的事,对于现在的叶修来说,这个规定简直不人道,害得他差点不能人道!
听了一夜男人和男人床震声配着叫床声,真·直男叶修一晚上没能睡着。
顶着深沉的黑眼圈往无精打采的下身看,他觉得自己暂时是要和晨勃说拜拜了。
原因是精力严重不足。

他起床麻利地收拾好自己,正打算跟着人流继续走,陈涵从身后突然搭上了他的肩膀。
然后凑到叶修耳边说了一句,今晚一起来?
对于这种妄想齐人之福毫无半分节操可言的人,叶修只是呵了一声。
听出明显地拒绝意味,陈涵放下了手。
不过不是因为叶修的拒绝,而是张伟的身影进入了陈涵的视野范围。
他朝着张伟那边走了过去。

叶修也不是一个人,他揪住了正和另一位帅哥聊天聊得非常欢实的方锐。
方锐马上把叶修拖到一个墙角,不过这次这墙角周围都是人,大家心照不宣地朝他们那边笑笑,只有少部分知道昨晚浴室发生什么的有些吃惊方锐敢撬韩监墙角。
方锐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上。
“隐蔽,要注意隐蔽,只有把我们是战友这件事隐瞒好,案情才能真正获取突破性的进展。”
叶修觉得突破性进展的不是案件,而是方锐的不良同性交友关系。
他无所谓地怂了怂肩。


“你也不用这么不辞幸劳,定金一退,你可以继续潇洒自在。”
方锐是被叶修特意安排的失窃案送进来的,刑期差不多四年,想要出去,必须要叶修安排人给他翻案。
根据他对这人的了解,办事不牢就轻易地把他送出去不是这位雇主的风格。
他弱弱地开口问了叶修。
“我在哪里潇洒啊?”
回答迅速并且果断。
“这里。”
方锐当即表明自己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决意,并且认为关系已经暴露就没有隐瞒的必要。

每天早上监狱都要进行早锻炼才能进食堂。
锻炼内容是长跑一小时。
“每天早上晨跑是遇见A,B区大佬们的好机会,因为他们偶然也会来运动运动。”
方锐向叶修分享了这段时间的经验。
叶修正处于跑三步一喘地状态,一只手死死地拽着方锐。
他都不知道多少年没运动过了,当年倒是练过点拳脚功夫,现在都差不多还了回去。
结果刚来就遭遇长跑修罗场。
方锐看着叶修难得脆弱的样子,觉得有些心动,决定不告诉他B区以上的人早锻炼可以选择性不参加。

不过方锐也不是牛逼哄哄地体能达人,被叶修这么扯着,两个人只能以龟速前进,韩文清看着,非常不爽。
尤其是叶修扯着方锐的那只胳膊。
实在是太有伤风化了。
他把方锐喊了过来,打算教育教育他。
韩文清只喊了方锐,还有别的狱警在看着,叶修也不能跟过去。
他站在原地休息一会儿,深吸一口气又冲进了跑步人群中。
跑了三步,他又停下来喘一会儿,决定还是不跑了,慢悠悠地散起了步。

此时一个男人的手搭上了他的肩。
因为昨晚的遭遇,叶修现在对于这种自来熟的男人只有一个反应,离远点。
他眯起眼睛,想好了逼退对方的策略。
下一秒对方的话让他打消了算盘。
“哥们你这么跑不行啊,会被狱警们罚的!”
这人外表看着挺特立独行的,一头肆无忌惮的黄毛,脸倒是长得不错,阳光英俊。
叶修那本监狱守则没看完,也不知道是不是有这条规则,他刚想开口问。
黄毛就噼里啪啦开始指导了起来。
“跑不动开始可以稍稍慢一点,关键是调节呼吸,开始你先跑二三步吐一次气,跑二三步吸一口气,等你慢慢加速,呼吸就要更加频繁,而且啊,我跟你说,很重要的一点,你呼气要充分一点,明白没?不明白我还可以跟你再说一遍,就是blablabla”
叶修知道自己这是撞上话唠了,他冲着那人点了下头,就按照方法跑了起来。


那人实在没想到叶修就这么走了。
叶修跑了好几步,还听见后面传来的抱怨声。
“哎,我说你这人,我好心好意帮你,教你方法,一遍不懂我又教了第二遍,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呢,你连我名字都不知道你还怎么感激我啊,别忘记啊,我叫黄少天,今年24岁,未婚....”
叶修觉得没有停下来等黄少天讲完,是他入狱以来最正确的决定。
边跑他边心里在思量,这个监狱有特别的午休时间,他可以等会儿吃过午饭去找魏琛。
果然边跑边想太耗氧,方锐还没被放回来,叶修又忍不住停了下来。

还没等他喘完那口气,就感觉一只手伸进他的腋下,另一只手环住了他的腿弯,直接被人拦腰抱了起来。
叶修无语的看着黄少天的脸。
黄少天觉得叶修看他的角度刚刚好,据说能看到男人最帅的侧脸。
“还是我来抱着你好了,放心吧,没人管这个的,你也不用太感激我,叫我少天好了,对了,刚才我还没说完,我在北京二环线内有两套小....”
“少天”
“嗯?”
“你能闭嘴吗?口水喷到我脸上了。”
“......”
黄少天化悲愤为动力一边抱着叶修一边跑了起来。
因为晃得厉害,叶修直接揽住了黄少天的脖子。
还别说,是要比自己跑轻松多了。
叶修感觉不错,又因为睡眠不足昏昏欲睡起来。

结果一醒过来就直面了韩文清的一张黑脸。
“你要不要尝试混黑,你有先天优势,我有朋友介绍。”叶修说。
韩文清从小就因为这张脸发生过各种事,一度对它有点不喜,被叶修这么一说,他的脸不自然地离叶修远了些。

“午休完来我办公室。”
叶修刚伸了个懒腰,听见这话愣了。
“干什么?”
韩文清眉头皱的更深了。
“刚才和别人瞎胡闹,照规矩要罚你抄守则。”
早知道要像小学生一样罚抄守则,叶修觉得自己还不如一开始慢慢散步。


早上去手工厂做了两个小时纸花,很快叶修就找到机会见魏琛。
魏琛在篮球场上正被人打得屁滚尿流,叶修喊了魏琛两次也没让魏琛从篮球场上滚下来。
旁边有个人过来搭了话。
“魏琛不赢是不会下场的。”
叶修看着魏琛跟着球跑来跑去,一场打完连球的边都没摸到。
他上去拍了拍一个魏琛的对手队成员,问他愿不愿意换人。
“卧槽,早TM想换了,魏老大折腾死我了。”
叶修挑了个得分后卫的位置。
他早就看过了,在场的都是门外汉,没几个专业的。
高中篮球队的水平加上短时间的爆发力足够打爆魏琛了。


球很快到了叶修手中,魏琛深知他的体能,不屑地直冲上来,叶修直接转身,抬手,射篮,球稳稳当当地进了篮筐。
全场瞬间一片寂静。
接着是魏琛的一阵暴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个傻逼,这是你们队的篮筐啊,输了啊你们,算了老夫不和你们这群年轻人玩了”
魏琛笑完,拿着毛巾擦了把汗终于下场了。
几位陪魏琛快陪疯的年轻人在魏琛身后偷偷向叶修比了大拇指。
哥们,你真是太机智了。


魏琛走到老位置坐了下来。
“我现在可以问你了?”叶修说。
魏琛想了想开口道。
“行,不过我要先从这个监狱的一些特殊背景说起来。”
看见叶修同意,他开始说了起来。
“这监狱的主要目的和别的没什么两样,只是它分ABCD区。一个区比一个区条件要好,并且高等区的人可以不经通知随意进出低等区。要进入更高级的区域只靠两样东西,一个是权利,在外面的权势,另一个是实力。”
说完背景魏琛停顿整理了一下思路。
“苏沐秋大概去年6月来的,直接就调到了A区当狱警,当时还有人调侃说长得这么好看是不是送去睡的。不过苏沐秋的目的的确不纯。”

叶修当年和苏沐秋是我挺你你挺我这种过了硬的好哥们,只是毕业以后叶修去了家族企业,苏沐秋进了警校。
听到魏琛说到这个地方,他恐怕可以猜到苏沐秋的目的了。
可是魏琛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
然后伸出了食指中指和大拇指搓了搓。
刚刚还觉得魏琛比那废物点心强多了的想法瞬间消失无踪。
叶修伸出了三根手指,魏琛满意的继续说了下去。
“A区有几位大家族的子弟,苏沐秋是接了任务,从这几个人当中敲出漏洞,搞倒这几大家族。可惜,苏沐秋没做成,那些人中有人从上面知道了这件事,直接搞死了苏沐秋。”
叶修点了点头。



“我根据时间背景,推断有可能性的只有四个人,喻文州,孙翔,楼冠宁,黄少天,不过孙翔可能性不大,他太蠢了。”
听见最后那个名字,叶修眉毛一挑,开口问他。
“不能确定?也不能再缩小范围?”
“我在D区时间太长了,更多的我也不知道了,不过我可以给你指一条直达A区的明路。”
这是叶修目前最想听到的东西。
他安静地等待魏琛要说的话。
“你不是攀上了韩文清嘛,让他把你送过去呗”魏琛猥琐的朝叶修笑了笑。
叶修又伸手要了根烟,魏琛心疼的给了,不过想想丰厚的奖金,也不心疼了。


“老韩我倒是真没攀上,再说了他干狱警的,犯人在他管辖处出事不得他负责。”
看叶修满不在乎的样子, 魏琛忍不住嘿嘿一笑。
“以前谁出事也没见过韩文清管啊,我跟你说个秘密,这个不要钱保证你认为值回票价”
叶修准备起身走人了,他觉得方锐其实也不是废物点心,这两人半斤八两。
“韩文清他大概是个bottom,也就是受。多少bottom要投入他的怀抱,除了你我看他是谁都是不假辞令。”
魏琛偷偷地把视线停留在叶修的胯下,觉得叶修说不定和外表不同天赋异禀。

其实魏琛说的有点道理,真要他想的话,没来由要保护他的韩文清确实很好下手。
注意到了魏琛的目光,于是他站起身,居高临下对着魏琛说。
“怎么老魏寂寞了,也想试试?”
魏琛嘴角抽搐。

韩文清和叶修是校友,虽然叶修并不清楚。
当时叶修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当然不是好的那方面,他只是个好好学生 ,至今他都没理解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一个交集都不多,风格两样的人。
也许是迷恋上叶修当年的那种风采。
韩文清看着正在他办公室沙发上自在抽烟的叶修,发现这人仍然风采不减。

他走近了叶修,从他手中抽走了烟。
“哎哎,干嘛呢老韩,这里烟可不好弄。”
叶修死死抱着老韩拿着烟的胳膊,仿佛韩文清将要掐灭的不是他的烟,而是他的蛋。
而韩文清想着,与其在这里八年,不小心没能保护好叶修别人捷足先登后悔,还不如让他成为自己的,没人再敢染指。

他掐灭了烟,抬起叶修的下巴亲了上去。
叶修直接伸手捂住了韩文清的嘴。
“这就是你喊我来的目的?”他似笑非笑地说。
韩文清一手撑在叶修身后的沙发背上,另一只手还扣着他的下巴。
“我喜欢你”
没头没脑的说了句告白,韩文清又继续他刚才的行为。


叶修真是没想到居然被魏琛给算准了,看着韩文清越靠越近的脸,他急中生智,喊了一句让他悔了半辈子的话。
“I'm the bottom”
“啊?”
看着韩文清有些没听清的样子,叶修又一字一顿地说了一遍。
“我—是—bottom”
韩文清没懂叶修拼命强调这句话的意图,只好回他。
“真巧,我是top”
然后把扣着下巴的手放到叶修的腰上。
“做?”


tbc




评论(72)
热度(361)
  1. 莫聿童言无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