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论持久(3)

这文CP略多,方叶,韩叶,黄叶,乐叶,周叶
不止这五个_(:з)∠)_
有句话我不敢打了,怕被人打




叶修这坑摔得有些惨。
韩文清来势汹汹,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
他能感觉到韩文清因薄茧而略显粗糙的大手在腰身处抚弄了一会儿,然后探入了衣底。
另一只手却有些急躁地解着他前襟的扣子。
叶修整个人都僵硬了。
可能是发现了叶修的僵硬,韩文清放缓了动作,解扣子的手放到了叶修的后颈处慢慢地摩挲着。
可即便动作放轻,叶修也从韩文清一下子急促起来的喘息声中猜出这人已经激动了。
骑虎难下。
叶修想了想,决定放弃挣扎了。
他开始试着放松,伸出一直无法适从的手抱住了韩文清。


心态放宽以后,叶修也因着韩文清的爱抚渐渐享受起来。
他微微偏头,韩文清便凑上他的颈侧舔舐。
就在此刻一双真诚的眼睛和它们的主人突然映入了眼帘。
叶修突然淡定了。
虽然他实在是想不到,方锐是怎出现在8楼窗边的。
方锐似乎是顺着什么爬上来的,他在窗外点点韩文清又做了个斩首的手势,叶修点点头。
然后方锐向叶修竖起了三个手指。
都到这种菊花关天的时候,方锐居然还想敲诈他,叶修觉得自己真的长姿势了。
他果断摇了摇头,比了一根手指。
方锐也摇头,继续比三根手指。
“唔”
韩文清的手已经摸到胸前,用力地揉捏着突起的乳头,叶修一下子没忍住叫出了声。
他强忍着乳头被玩弄这种奇怪的感觉向方锐点了点头。

叶修刚点完头,敲门声立刻响起。
韩文清犹豫了一下,还是帮叶修系上扣子,起身去开了门。
敲门的是一个金毛,不是染的,纯天然那种金毛。
金毛身材高大,可能是有点北欧血统,站韩文清跟前看着要高半个头。
“队长”金毛一手撑着门板,一边微微低头对韩文清说道。
“似乎有人潜进来了。”
韩文清点头,然后转头对叶修说。
“在这里等我。”
金毛也顺着韩文清的动作看向了叶修。
刚刚好歹来了段前戏,叶修也不是性冷感,脸色有些不自然的潮红,新领的狱服也满是褶皱。
金毛当即吹起了口哨。
“余乐闭嘴。”
韩文清冷冷地看着余乐,然后从门口走了出去。
余乐似乎对叶修很感兴趣,临走前他朝叶修眨了下右眼,后用口型无声地说道。
后会有期,小美人。

叶修松了口气,方锐立刻从窗户翻了进来。
“效率不错啊你,我刚同意你就搞定了,怎么招揽的金毛。”
方锐听这话愣了愣。
“那不是我啊?我刚不是竖起三个手指表示三分钟以后才能救出你。你不是还嫌时间长对我表示说1分钟?”
原来那不是在要钱啊。
叶修改变了等完事后让方锐在这里多待几天的打算。

方锐不知道叶修在想什么,拉着叶修就往门外走。
两人没走出几步,叶修突然停下了。
“我记得去B区除了狱友支持率,如果做了巨大贡献也可以。”
“所以?”
“我们如果把潜进来的人抓到了,是不是就可以直接过去?”
方锐看着一脸认真的叶修,内心剧烈地挣扎着。
在看到叶修真的准备去找时,他终于做出了决定。
“其实我可以。。再带一个人的”
“……”
“但是我想你这么厉害,我就打算带周周一起”
方锐说着说着,移开了视线。
叶修看着方锐,他敢拿自己的菊花担保这个人绝对不是直男。

就在这时第三个人的脚步声出现了,并且离他们越来越近。
没多久, 一个满怀不可置信的声音响了起来。
“为什么?这里会有人!”
叶修和方锐双双扭头一看,有个看起来绝对不是属于监狱的人正转身要逃。


最后叶修还是成功地得到了去B区的通行证。
张佳乐坐在他旁边一脸沮丧。
昨天抓到的那个人就叫张佳乐,在被叶修和方锐抓到以后,他因为劫狱的罪名又被送了进来。
顺便一提,方锐因为擅闯办公室被关了禁闭。
叶修问他:“所以说你到底为什么要来劫狱?”
被叶修的话勾起对那个人的思念,他回忆着与那人之间的点点滴滴,坚定地对叶修说:“我是来救心上人的!”
“你心上人要被判几年,你至于要跑进来?”
“八年。”
听到回答,叶修拍了拍张佳乐的肩膀。
张佳乐表示不服,他振振有辞地说道。
“监狱里太危险了,他那么好,必然会招来鸡奸犯,要是捡了肥皂可怎么办?”
叶修进来才三天,却对张佳乐这话深有感触。
“我问你啊捡肥皂为什么要加捡?”
张佳乐用像是看着上一代人的眼神望着叶修,实在是没忍住,跟这个害自己进这里的罪魁祸首这样那样的解释了一番。
叶修大大终于是懂了。
看来今晚浴室是不能去了。


他晚上回房间时,路过了仓库,里面非常嘈杂,还不时传来打斗声。
叶修想着会不会也是线索探头进去望了一眼。
一个体态风流的青年撑着根带血的棍子,整个人摇摇晃晃地站着。
周围是一圈虎视眈眈的人,有几个已经倒下。
青年低着头,看不清楚相貌,但仅仅靠侧面优美的线条就能发现是个美青年。

叶修不打算多管闲事,尤其是在明知管不了的情况下,他悄悄后退准备找个狱警过来。
却在后退途中踢到了块铁板。
那些人全部瞬间看向了叶修,然后一边嘀咕又是韩文清一边齐齐离开了。
叶修过去扶住了青年,青年抬头朝着他笑笑,看清脸的时候,叶修不由感叹 真是不可多得好相貌。
“我叫叶修,你怎么样,要我送你到医务室吗?”
青年摇摇头,半天没有回话。然后突然抬头冒了一句,“周泽楷”
“你叫周泽楷?”
周泽楷点点头。
那一瞬间叶修福如心至,他居然联想到了方锐说的周周。
他就直接问了周泽楷
“你认识方锐?”
周泽楷睁大了眼睛,一脸非常惊讶的样子,并且狠狠地点了头。

周泽楷是个干杀手的,身手相当不错。
方锐把周泽楷带进去,确实是另有目的。
叶修在房间里接了盆水,脱了上衣,趁着房间没人开始擦身。
正当叶修打算顺便把裤子也脱了时,一个人从后面抱住了他。
那人把手伸进叶修的裤子里,在摸到那个性器官时,突然用力抓住它,似乎非常享受地搓揉起来。
叶修抬起手肘向后一击,那人措不及防地后退了几步,伸进叶修裤子里的手也抽出来了。
天色有些偏暗,但还没到需要开灯的时段,叶修依稀可以辨认出袭击他的是张伟。

张伟被推开也没有放弃,他又朝着叶修扑过去。
两人本来距离就不远,叶修没能躲开,直接仰面倒在了地上,头还被狠狠磕了一下。
叶修感觉有些犯晕。
张伟已经扯开他的裤子,不断试图挑起叶修的反应。
这种感觉真的太恶心了,叶修不断推开这人,努力半撑起身体时,正好碰到了放在一边的拖把。
叶修伸手拿住了它,咬了咬牙,向着张伟砸了过去。
厕所黑乎乎的看不清楚,总之张伟一下子软了下来,叶修立马推开他,艰难地站了起来。
他又穿好了裤子,这时候终于发现了张伟的不对劲,他拿起拖把,发现上面居然有个很粗的钉子。



叶修念在初犯,重伤了别人只被关三天禁闭,没有加刑期。
余乐特地一路把叶修送到禁闭室。
叶修看起来非常冷静,他完全没发现这人有任何的慌乱。
余乐舔了舔下唇,对着进门的叶修说。
“实在受不了,也可以喊我陪你”
叶修坦然朝他点头,“我缺烟是不是也可以找你”
余乐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估计是没见过这么会借坡下驴的美人。

禁闭室门一关,叶修就有一股很不舒服的感觉。
房间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连床也是摸索着才找到的。叶修躺到床上,想着要不然就睡个三天三夜。
他闭上眼睛,好一会儿都没睡着,突然就发了一句感叹。
“这监狱哪里都是豪华版,怎么禁闭室也不知道弄得豪华点。”
这话一出,他就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卧槽,叶修你怎么也来了,还在我隔壁?!”
竟然是方锐。
叶修坐起身,感觉这声音就像一个房间里发出的一样,很清晰。
“啧啧,这禁闭室隔音效果够差的”
“隔音效果不差,是因为这两个禁闭室之间正好有个洞,你顺着墙摸一下,我的手已经伸进你那里了”
方锐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激动。
叶修又找了好一会儿,终于碰到了带有温度的东西。
刚一碰到,那只温暖的手就紧紧地抓住了叶修的。
叶修突然觉得整个人都自在了很多。
“你说这里怎么会有个洞?”
“是不是以前人想撸,所以挖了个洞,想让隔壁的人帮帮忙?”
叶修想象了一下那个场面,非常想把自己的手拿开。
不过叶修还是没这么干,他只是质疑了一下。
“谁那玩意那么长能伸到隔壁给人撸?”
谁知道方锐嘿嘿一笑,回了一句。
“要不要,现在试试?”



tbc






评论(46)
热度(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