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论持久(7)




韩文清起床后就去值班室报到。
值班室里没什么人,只有他的一位同僚正在拿囚犯取乐。
囚犯有着一张俊美的脸,此刻却眼神空洞迷茫,身体本能地随着狱警的动作起伏。
那位同僚听到了脚步声,抬头见是韩文清,便说。
“我们调下班,下午你再来吧。”
韩文清没离开,这种场景对他来说屡见不鲜,在D区更是变本加厉。
可他突然想起了叶修。
“还是把他送到医务室吧,他看起来不太好。”
同僚有些震惊地看着他,反应过来后忍不住大笑。
“你在可怜他吗?这只是个人渣,他强奸了幼女,可他有钱,所以被扔进来享受几年又会出去。”
他扯着囚犯的头发,把对方拉起来,囚犯呻吟了一声。
“其实他长得不错,你要不要也来?”
韩文清冷冷地看着他,同僚把手松开了。


B区哪里都好,就是有一条硬性规定,吃饭必须在食堂。
而食堂也是唯二牢牢把握在狱警手中的地方。
叶修拿着托盘坐了下来,冰冷坚硬的长凳让他感到不太舒服,方锐和周泽楷默认般的一左一右夹着叶修坐下。
叶修顿了顿,却没说话,继续吃着饭。
孙翔和刘皓也进了食堂,打好饭坐到叶修他们的对面。
昨天那么丢脸,本来孙翔想过来直接收拾周泽楷他们,谁知道喻文州突然间放话说这几个人算他那边了。
为了这么几个人和喻文州翻脸不值得。
最后还是刘皓提醒了孙翔,昨晚喻文州几个属下进了医务室,肯定是跟这三人发生了争斗,监狱里没什么娱乐,争斗也不过是为了那档子事。
拿这个刺激叶修,挑起事的也会是对方,到时候收拾叶修也就理所当然了。


孙翔眼神轻慢地看着叶修俊秀的脸,张口就道。
“下午好啊,喻文州的婊子。看来你体力不错,我还以为你会被干得下不了床。”
叶修拿过汤,喝了一口。
“是不是喻文州满足不了你,那可以来找我,我手底下兄弟不少,实在不行,我抓几条狗帮帮你。”
方锐从昨晚开始就窝了一肚子火,听到这里他啪的一下站起来,叶修却拉了下他。
方锐知道自己这样不理智,可愤怒在这一刻烧尽了他的理智。
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痛苦,喜欢的人被羞辱却无能为力的痛苦。


整个食堂的人都在瞩目这几个人的对峙,毕竟这戏码在食堂可不多见,他们早就约定俗成地把所有事放在吃饭外解决。
叶修慢悠悠地整理手中吃完的餐盘,在这样背景下,他的态度显得格外特别。
然后他也站了起来。
“想不到你手底的兄弟不如狗,看来你也挺弱的。”
孙翔喊了声放屁,伸手扯过叶修的衣领。
叶修眯起眼睛,睥睨地回视孙翔。
看到动手,几个狱警拿着警棍过来了,他们还不想等打完再跑来清扫战场,够麻烦的。
狱警几乎已经走到桌边,孙翔松开叶修的领子,刚想再放几句狠话,叶修居然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就他妈这样走了!

孙翔站在桌边,嘴还张着,不知道为什么,感到有些寂寞。
刘皓咳嗽一声,试图唤醒已经神游物外的孙翔。
孙翔闭上了嘴,过了一会,又忍不住要说。
“真搞不懂喻文州为什么想上他,我觉得他很欠扁,他一说话对方就软了吧。”
刘皓倒是觉得孙翔不识货,在他看来,叶修和这里的大多数人不一样,那种属于正派人的干净,还有天真,才是最美的佳肴。
而周泽楷太危险了,那不是一个能够征服的对象,也许叶修也会变,但起码目前,叶修还是不堪一击的很,只可惜被喻文州拨了头筹。
但这话刘皓是不愿意和孙翔说的,他只是随声附和。
“肯定软。”


叶修之前就隐隐觉得方锐对他的保护就像对高塔上的公主,韩文清那次,禁闭那次,几乎自己不用做什么就能脱身。
吃了亏以后,叶修突然感到心惊,他在商场上混了不少年,竟然只是因为入狱就软弱到这种地步。
将自己放在被保护者的位置在这里简直就是在坐实自己是个弱者的事实。
叶修从烟盒里抽出了根烟,点燃后叼在嘴里。
“小周。”
周泽楷停下卧撑的动作,抬头。
“你能教我一些技巧吗?比如打击人体哪个部位最有力,还有一些搏击技巧。”
周泽楷眼睛亮了亮。
“好。”

叶修年纪不小了,体能并不能与那些老囚犯相比,而喻文州保护时间不是无限制,就算他愿意的无限制,叶修也不愿意再经历那个晚上的事。
那让他感到自己是个毫无人权的玩物。
所以周泽楷能教给他的东西再重要不过,良好的心理素质和对环境的掌控力。
叶修不再像之前一样,无论何时都三人组团出门,喻文州也像忘了他这个人一样,很长时间没来找过他。

医务室靠近值班室。
叶修刚才为了揍趴一个动他脑筋的家伙,不小心腰上被划伤。
他脱下上衣,坐在椅子上等医生帮他包扎。
椅背给医生的包扎造成了麻烦,叶修就和医生商量进房间空的病床上。
这里的医生姓许,年龄30多,听了叶修的建议,他犹豫了一下,又点点头。
开门以后叶修才知道医生为什么犹豫。
他几乎看到了肉欲与鲜血的地狱,一个身材健美的青年,被起码四个人围着。
他的双腿大张,两个男人同时在他下身进出,带出了大量的鲜血和精液。
这种画面刺伤了叶修的眼睛,他忍不住向前走了一步。
许医生拦住了叶修,然后警告他们。
“你们也差不多了吧,弄死了怎么办。”
那几个人很快把注意力转移到叶修身上了,喻文州很久没找叶修已经传开,叶修这块鲜肉实在是引来不少注意。
一个人嬉皮笑脸地指着叶修朝医生说道。
“也行啊,换这个怎么样?”
许医生见了太多这种事,他实在不忍心叶修也受伤,谁知道叶修越过医生站了出来。
赤裸着缠了一半绷带的上身,冰冷的笑着回道。
“好呀”



方锐找到了苏沐秋的房间,没人看管,只是锁着。
他掏出万能钥匙三两下开了锁,然后慢慢推开了门。
有个人站在房间中间。


tbc

评论(68)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