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生贺]难言之隐(上)



下午讨论如何应对瑞典队时,叶修被拉去开会,也没加入关于战略和出场安排的讨论。

等晚上吃过饭,喻文州估摸时间差不多,便带着U盘去找人。

国家队加上领队是单数,作为领队叶修无可厚非地占了一间房,平日喻文州也经常和叶修在这房里商议事情。

不过今天他来的时机确实不好,敲门过了有一会,叶修才带着一身水汽匆匆来开了门。

满是湿气的头发和因浴袍裸露出的大片肌肤证明着主人刚在洗澡,头发上不断落下的水滴顺着锁骨逐渐滑落,失踪在刚好盖住胸前两点的浴袍前襟处,带来一种难言的诱惑。

但是让喻文州愣住的不是这些,他的全部注意力在那双赤裸的双足,白净细软,纤细秀美,形状大小无一不漂亮,让人难以想象它的主人是个男人。

叶修顺着喻文州的视线,发现对方对着自己的脚看,便解释道。

“洗到一半,随便擦了擦出来,也忘了穿鞋。”

说完,还透着粉色又小巧的脚趾不由动了动,看得喻文州喉咙又是一阵发干,咳了两声转移话题。

“我们来讨论下场的出场安排。”

叶修自然应允。


喻文州确实有些难言之隐,虽然不特意,但平时看广告,夏天出门或者去游泳场所,总不自觉对别人裸露的双足多投诸了几分视线。

面对那些脚生得漂亮又小巧玲珑的,身体有时会起些微妙的热度,只可惜大多数情况下,遇到的都是些不堪入目的。

而像今天面对叶修反应这么大的还是头一次。

不过叶修这脚生得是真好看,此时他坐在电脑前专心致志地看着视频,旁边已看过一遍的喻文州却三心两意地支着下巴,视线忍不住飘向那还未着寸缕的足。

足背饱满,又因着人坐下双脚闲闲地放在一边,弯出漂亮的弧度,就像新月一般,看着又香又软,恨不得立时捧到掌心,好好把玩一番。


“文州?”

刚才自己好几次停下视频提出意见都没得到回应,叶修忍不住回头去喊那个不知把心思放在什么地方的人。

喻文州这才发现自己又陷入对着对方的裸足浮想联翩,歉意地笑了笑,却立刻又被对方的行为摄去了全部心神。

叶修一条腿自然地交叠在另一条腿上,松垮地浴袍露出腿部的大片风光,脚趾不由紧绷,秀足微钩,弧线优美,漂亮地连接着小腿的线条,让人忍不住想顺着脚趾一点点向上摩挲,而那白皙秀足必然会羞怯地泛出粉色,轻颤着躲开。


喻文州忽的站起,难得神情有些不自然,说着有事,匆忙开门离去。

叶修在他走后,微微皱眉,过了会儿又忍不住好笑地勾起嘴角。


喻文州推开自己房间的门,此时肖时钦不在的正好,他脱了衣服打开花洒,却半天降不下汹涌的欲望,只好自己动手。

他想象着自己握着对方紧紧绷着的双足,足心发热,随着自己时不时用手指搔挠足心,脚趾愈加绷紧,那处也牢牢抓着自己不放,秀足不断挣扎脱离,却又软得不像话。

就当喻文州的喘息变轻,彻底舒畅后,整个人却愣住了。

自己竟然靠着幻想一个男人得到了高潮。

他承认叶修是个不错的人,相貌俊秀,荣耀方面也是契合得很,自己对对方也是颇有好感,只是自己从未将叶修当做那一方面的对象。

不光是因为自己对男人殊无兴趣,大概还因为叶修在游戏方面的强大,让人起不了对女性会有的怜惜之情。

所以尽管喻文州今晚真的对叶修产生了这种欲望,也打算把它压在心底,和男人在一起并不是条好走的路,聪明人都知道一时之欲代表不了什么。


当喻文州又一次在训练中失误时,几乎每个人都发现了他的状态不对,黄少天凑过来一看,立刻大声嚷嚷起来。

“队长队长,你的黑眼圈怎么这么重,跟被人打过一样,是不是晚上有人骚扰你了?来来说说到底是什么事?”

和喻文州同屋的肖时钦苦笑了声,叶修也皱着眉凑近,喻文州有些不自在地往后一动,避开这危险的距离。

叶修似乎对喻文州的行为毫无所觉,关切地说了句。

“要不然你回去再休息下,这边我看着。”

完全没有机会多想,喻文州下意识地同意了叶修的话,笑了笑回到房间。


坐在床边,喻文州心知肚明,他这几天不在状态的原因,不仅是无法遏制的对叶修肉体的渴望,每晚的梦魇都让他无法好好的休息。

每次入睡,他都会梦到那人细碎的吐息,潮红的脸颊,蒙着水雾的眼睛,还有弯起嘴角,足钩如新月,灵巧的脚趾挑逗着自己下身,极点时在自己耳侧婉转又动听地一声文州。

这还怎么睡得好。

喻文州拿着打火机点燃又灭,几番挣扎终于下定了主意,既然对叶修这么放不下,为什么不随心而来,自己如果真的对叶修毫无情意,明明自己不抽烟,又怎么会时时戴着打火机,只为防着叶修用得着。

他站了起来,点燃了自己的那张床。


国家队和酒店工作人员堵在喻文州和肖时钦的房间,讨论住宿的事。

打火机出了问题,喻文州不小心把床点燃,现在床是睡不了了,可偏偏好几天前这酒店就爆满没有空房间。

工作人员打算打电话联系其他连锁酒店有没有空房间,叶修阻止了他们。

“反正我房间里还有空床,让文州住我那里好了。”

喻文州似乎不太好意思地说道。

“麻烦你了。”

叶修混不在意地叼着烟。

“没事,只要你能睡好就行。”

喻文州笑了笑,别有深意地回道。

“一定会的。”


tbc


评论(84)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