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四角游戏(6)

林越放不下叶修,哪怕对方表明了不信,他还是自说自话地劝服叶修,其实他也清楚,他根本动摇不了叶修,但是他和叶修一起那么久不是假的。

他不能阻止叶修和喻文州交往,却能给他上眼药。

叶修看着林越说话,突然笑了笑。

“林越,”他终于开了口“别逼着我觉得和你交往过是让人无法忍受的事情。”

刚刚还滔滔不绝地林越突然停住了嘴,却还不甘地张了张口,准备说什么。

叶修没有那么好的耐心等林越反应过来,他请柬也不打算接,转身打算上楼,后面飘来了句林越不知是真是假的话。

“其实我今天不是来邀请你去婚礼,我只是想说,华家是很厉害的,如果你需要,就来找我。”

接着就是一个重物砸到人体的声音,叶修扭头,看见林越捂着胳膊恶狠狠地瞪着楼上,陈果和包子在窗口得意洋洋地竖中指,另一只手上还有一个矿泉水瓶。

叶修进了工作室,陈果已经在一脸纠结地在看电脑,旁边是一个矿泉水瓶,水瓶旁边是陈果常用的保温杯。

其实这也不是陈果第一次这么对付林越。

陈果坚信她是因为叶修才变成今天这么粗鲁,而叶修语重心长地劝说这是天生的暴力倾向,

有钱得治,最后挨了一顿暴力。

看到叶修过来,陈果拦住了他。

“你最近跟喻文州走挺近的,他人怎么样?”

叶修本以为她要说林越,话题却绕了十八弯拐到了喻文州。

叶修惊讶着看了陈果一眼。

“陪朋友相亲春心萌动了?”

因为各种奇葩原因至今仍是单身狗的陈果忍不住磨牙,左手放在显示器上,思考要不要把眼前这个死活不懂人艰不拆的老板做掉。

叶修看了眼下一秒很可能就砸上自己的显示器,挑了挑眉。

“不是吧,真看上了喻文州?”

陈果不太想说唐柔和喻文州相亲的事,万一传开了没成也丢人,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

“胡说八道,我就是想了解了解,好歹也是举足轻重的合作商嘛”

叶修没相信陈果的借口,他沉思了会儿,尽量客观地评价。

“为人的话他挺体贴,温柔,也细心”

想到温泉那次的乌龙,叶修忍不住笑了笑补充一句。

“还有些可爱。”

“可爱?!”陈果神色古怪地大喊出声。

叶修点头。

“你该不会对喻文州有想法吧!”陈果很着急,关切地问道。

如果真的对喻文州没有想法,叶修当初也不会轻易接受他的邀请,但是现在却不到对陈果开诚布公的时候。

叶修斜睨,毫不脸红地说。

“哪能啊,就他那条件。”

“以后也不能有想法啊!”陈果伸手抓着叶修袖子,一脸紧张。

叶修不由好奇。

“这么不看好他?”

陈果隐瞒了相亲的事,只好说。

“喻文州一看就是直男,爱上直男的gay很辛苦的。而且不是说有钱人都喜欢玩弄人嘛”

叶修不置可否,突然又来了句评论。

“喻文州很聪明,这容易让人对他有好感,不过也会反被聪明误。”

陈果有些懵,便问。

“比如说?”

“你看不清他,所以很难去信任。”叶修认真地说。

在和叶修“推心置腹”之后,陈果将原话告诉了唐柔,结果发现这两人根本就没来电,是自己白操心。

叶修这里碰上了一件好事,以前一起工作后来转行的魏琛说有套租金很低条件却很不错的工作室,还离叶修住的小区很近。

叶修打听了价格确实低,到现场观察时发现地方也大,保全措施也不错。

他在这地方转了一圈,然后从烟盒里掏了支烟,在魏琛伸出两根手指时丢了打火机给他,示意给自己点烟。

魏琛气得要死。

“靠,我给你介绍好地方,连根烟也不给,还让我点烟。”

叶修才不上当,开口道。

“这么低的价格,这房子当真一点问题也没,你那朋友怎么愿意?”

魏琛的神色一下子变了,有些讨好地笑笑。

“这地方死过一人,因此闹了鬼租不出才价格低,我保证,除此以外没有问题,多年老朋友了你还能不信我吗?”

这种玄幻的东西,叶修自然是不介意地,其实他很感激魏琛的介绍,工作室太挤一直是个问题。

作为回应,叶修又抽了支烟给魏琛,两人互相点烟欢畅地抽着,第二天就去签了合同。

后来准备搬进前,两人在附近的小餐馆吃了顿饭,叶修酒量不好,就倒了一点偶尔泯一口。

魏琛没那么多顾忌,一杯接着一杯。两人在那里瞎侃,旁边电视机播着什么十佳青年,叶修随意一瞥,竟然看到喻文州上了电视。

魏琛随着叶修的视线也看到喻文州,他那会喝大了,人也不清醒,突然就冒了一句。

“喻文州今年怕是不太好过。”

叶修转过头。

“怎么说?”

“他是喻氏的继承人,却还在分公司里至今没能调进总部的管理层,看来董事会分裂得很厉害啊。”

这道理很浅显,叶修轻易地就懂了,只是他不太明白,为什么魏琛会对喻文州的事挺了解。

搬进后,叶修去打听关于闹鬼的事,自己虽然不怕陈果却很相信,一定要在死人的地方放尊钟馗。

结果却被人说根本没这回事。

都露馅了,魏琛也就偷偷摸摸和叶修说了实话。

“其实我也没想通喻文州干嘛这么干,我查了查确实没问题,又对你有好处再加上他算我半个老板才干了。”

叶修占了这便宜,现在也吐不出来。

晚上和喻文州约着出来吃饭,叶修提到搬了新地方,喻文州似乎很高兴。

“我第一次去那里就觉得保全太差了。”

叶修犹豫了下,还是没问他让老魏骗自己去租这地方的事。

就像他对喻文州有了感觉,却没把关系更进一步的原因一样,现在就算套出喻文州是不是故意让自己知道他让魏琛做的事,叶修也不太相信。

但是这情,叶修承下了。

tbc

评论(50)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