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叶】每天为你写一首情歌(上)

给康康的生贺

希望不被屏蔽吧。。。

本来有很多话想说,但是突然间发现我把全部热情放在这篇文了。

希望你能够喜欢。

 

总而言之,经历过很多事后,孙翔和叶修同居了。

吃饭靠外卖,偶然有心情会下个厨,家务靠钟点工,偶然有心情倒个垃圾。

没事两人在一张床上打打荣耀,或者在沙发上叶修继续打荣耀,孙翔坐在一边看足球。

照理来说,两情相悦后还能这样顺利地住在一起,并且还过出了家的温暖这种事应该是很好的。

但是孙翔,没办法感到满足。

 

不管怎么说,同居三个月,两人连一垒都没上,谁都会不满足,除了叶修。

他快以为叶修在把自己当儿子养了。

但他这样富有男性魅力的纯爷们怎么会像儿子呢。

孙翔弹了下早上起来就冲着叶修撅得老高的小孙翔,不由自豪,必定是叶修没见过这样英俊的小家伙才不对房事热衷。

还没等孙翔对叶修意淫完,叶修那个被窝突然动了动,接着叶修本人慢腾腾从被窝里面钻了出来,然后睡眼惺忪地看了小小翔一眼,冷淡地走进厕所。

孙翔和小小翔对视一眼,满脸不敢置信:

看完了我弟(我)英俊完美的外表,居然没有骚浪无比得扑上来,这不可能!!!叶修一定是没看清!

孙翔悻悻地收起小弟弟,这时叶修又从厕所走了出来。

“轮到你了,遛鸟翔。”

居然看到了还没丝毫反应!!!!!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孙翔认为他应该有所行动。

他观察了很久,叶修早上基本都有晨勃,但是因为他起得太晚,等到那会小小修都休息了。

所以摆在孙翔的生命大和谐之路再简单不过了,那就是让叶修早起。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前一天晚上的叶修就被孙翔塞进被窝,然后手机闹钟设置到6点半。

这是个很重要的时间,孙翔有一个本子,专门记录叶修每日几点开始晨勃,几点结束。

作为一个经常打比赛,时间观比较正确的年轻人,孙翔花了五分钟入睡,留下身旁的叶修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

 

十分钟过去了,叶修还是睡不着。

十五分钟过去了,孙翔轻轻地打起鼾,叶修还睁着眼睛。

真的睡不着啊,叶修的生物钟这么告诉他。

所以叶修悄声下了床,坐在书房打开了荣耀。

 

第二天闹铃响起,孙翔翻身而起,扑上了身边的叶修。

但是并没有反应,过了好一会,几乎窒息的叶修生无可恋地从被窝中探出了头。

“要吃核桃露自己去桌上拿啊乖,爸爸还要睡会。”

孙翔愣了会,突然暴怒,叶修这货还真把老公当儿子养了!

他掀开了叶修的被子,早上的清冷让叶修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又一次半睁开眼睛,无奈地看着他。

气势汹汹的孙翔突然就说不出话来,他感觉此时的叶修真的很疲惫,慵懒的气息弥漫了他的全身,而那人勉强打起的精神就像细细密密又看不见的刺,不着痕迹地钻入每条血管每条神经,最后汇聚在胸口,让他心动又心疼。

他从没有这样的感觉。

可不知为何,在和叶修一起后,却常常冒头。

看着长时间盯着自己却不发一言的孙翔,叶修眨了眨眼,努力打起精神问他。

“很晚了?”

“不。。。。”

孙翔不由自己地把实话说出来。

叶修想了下,拿过一边的笔记本电脑,打开荣耀带着小号兜了一圈。

“唔,还早嘛,都没有人找我组队。”

“……”

孙翔也是被叶修看时间的方式打败了。

他伸手按下了笔记本的盖子,再用被子将对方裹得紧紧的,然后抱在怀里。

“睡觉!”

叶修疑惑地张口。

“你不是打算早起计划什么事吗?”

“没有!”

孙翔傲娇地矢口否认,又将手捂着对方的双眼,凑近对方耳边。

“睡觉。”

叶修还想说什么,却敌不过睡意如潮涌。

孙翔满足地抱紧叶修,也打算跟着一起睡。可刚睡了接近十小时的青年怎么可能睡得着。

伸手可及就是那个还开着荣耀的电脑,孙翔却一点拿过来打发时间的想法也没有。

 

他一直低头在看叶修,从俊秀的眉眼到柔软的发梢,循环往复,没有终点。

就像是全世界最傻的傻子一样,不知屋外五光十色,世界缤纷繁杂,只懂愣愣地盯着怀里的爱人。

他想,完蛋了,也许真像杜明吐槽的那样,我真的傻了。

可仍旧无法移开执着的目光,他低下头,柔柔地浅浅地亲了一口他的宝宝。

似乎用尽了他本身性格中为数不多的温柔。

 

 

孙翔暂时放弃了让叶修早起的想法,但是上本垒这个伟大愿望还是急于解决的,可是苦于叶修的无动于衷,就这么拖到了他生日。

轮回众人和几位好朋友先在外面给他庆祝了生日。

有几个人好奇的问他和荣耀一哥的同居生活怎么样,孙翔嘚瑟得尾巴都快翘到天上了。

把叶修说成了个洗衣做饭任劳任操的小媳妇。

众人也不知道该信不该信,几个大男人哈哈一笑继续喝酒。

都是竞技选手,虽然特殊情况喝了点酒,但是都知道节制。只有孙翔因为心里有事,忍不住就喝上了头。

杜明跟吴启正说着话,突然一对手臂抱住了他的腰。

他挣脱了好几次,结果孙翔哇得一声哭了出来,杜明差点吓尿了。

“二宝怎么啦?”

孙翔一边哭一边喊。

“我要做爱!”

这话一说,杜明立刻踹开了孙翔。

“找你家叶修去啊!我的心里只有唐女神!”

“谁要和你!叶修不给啊呜。”

这种重大八卦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到了一起,大家忍不住靠近了孙翔。

孙翔这样那样把事情全盘托出。

杜明目瞪口呆,当即吐槽道。

“想不到宝宝心里这般苦,我以后再也不因为他老嘚瑟,心里暗自吐槽他了。”

此时喝醉的孙翔翻了个身,嘴里还嘟囔了句。

“杜明比我大那么多还没脱单呢。”

杜明随手拿起空酒瓶,冲着孙翔面无表情地说。

“可事实上有些人是不值得同情的。”

 

“别逗逼了,快来开会吧。”江波涛阻止了杜明。

杜明一愣,这种时候开什么会。

“如何帮助队员上本垒。”

江波涛严肃认真地说。

周泽楷严肃认真地点头。

吴启冲着旁边机械式喝着酒的邱非招呼着。邱非本来是过来打比赛,因为关系还行也过来一起庆生。

“叶修本来不是你前辈嘛,来出出主意呗。”

邱非冷淡地拒绝了。

“我为什么要帮你们出主意,让孙翔上我的白月光。”

叶修等于白月光?!

“邱非一定也是喝醉了。”

吴启严肃认真地说。

周泽楷严肃认真地点头。

邱非不想理他们了。

 

 

如何上叶修这种历史性难题简直堪比如何在单挑叶修操作的君莫笑时将对方一波带走。

“下药。”吴启说。

“捆绑。”杜明拍板。

“乘虚而入。”江波涛认为。

“好。”周泽楷点头。

围观了全程的方明华觉得如果不是自己很了解他们,真的会认为他们和孙翔仇深似海。

然后方明华沉思片刻,说出了已婚人士的经验之谈。

“酒后乱性。”

众人哗然,个个都用一副卧槽的表情看着方明华。

方明华露出了微笑。

“那事不宜迟,我立刻给叶神打电话。”

吴启拿出了手机。

“慢着”方明华摁住了他的手机,“事实上,真正喝醉的人是乱不了性的,因为人在喝醉后无法硬起来。真的要酒后乱性,得靠装。等下次我们再约孙翔,让他装一下就行。”

“你试过?”邱非忍不住插了句嘴。

看着大家瞬间变得不一样的眼神,方明华此时的内心也是卧槽的。

 

这个机会并没有等很久,不到一个星期,轮回在桌上放了几个空酒瓶,然后孙翔在桌上趴下,叶修很快被喊了过来。

孙翔个子高,身材好,体重也是实打实的,叶修有些艰难地将他扶了起来。

恰好是这会儿,服务员拿着找钱和收银条过来,叶修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顿时震惊了。

“孙翔喝核桃露喝醉了?!”

众人面面相觑,心底都有同一种声音:快要比赛了,谁还敢喝酒。

孙翔也知道被拆穿了,他从趴在对方背上改为站直,视线游移地解释。

“我,我那是晕核桃露了!”

叶修盯着孙翔看了一会,然后掏出手机把订单里收货中的核桃露给退了。

孙翔感觉自己的内心藏着一个孙翔小人,而那个小人在此刻藏在心里哇得一下哭了。

 

 

这事过去后的某天,孙翔坐在餐桌上,看着叶修穿着围裙,竟然在厨房里下厨。

叶修肌肉不多,胜在腰细,从背后一看,肉肉的屁股和一道用围裙布带勒出的盈盈细腰。

孙翔觉得口干舌燥,不由浮想联翩,那围裙之下如果是白皙透着浅粉的肌肤,他随手掐住对方的腰,便是两道深红的印子,用力挺进,叶修便双目含泪,惹人爱怜地回头,不自觉地张口喊老公。

然后他就得意地拿出一打套子,问叶修:

“你喜欢什么味道啊?”

“红烧牛肉味。”叶修忙活了半天,端出来了两碗泡面,然后告诉他。

孙翔觉得自己内心那个孙翔小公举,又哇得一声哭了。

 

吃完没多久,门铃响了,打开一看是苏沐橙。

孙翔和苏沐橙大概属于天生属性不合,虎视眈眈地看着叶修和苏沐橙两人进了书房,疯狂地快速刷了碗。

然后耳朵贴在门上偷听。

苏沐橙坏坏地笑了。

“听说你们同居四个月还没上床?”

这话一出,叶修差点将嘴里正喝着的水喷出来。

什么时候,他养大的小妹妹变得这么生猛了。

“孙翔说的?”

苏沐橙摇了摇头。

“这你也太不了解孙翔了。我只是好奇的是,同居这么久,你就没想过这个问题吗?”

叶修垂眸,手指不自觉轻轻敲打着杯沿。

“刚开始想过,可是你看,不做爱我们不是还挺好的吗?”

苏沐橙有些惊讶,虽然她曾经好奇过叶修对于性的冷淡,但她真没想过叶修会是这样想的。

“你难道就没有想要的想法吗?反正我看孙翔是快炸了。”

叶修无奈地笑笑。

“我真的是不想啊,打荣耀和相处差不多花去我大半精力了。我说,你到底是从哪里知道的?”

说起这个,苏沐橙也觉得好笑。

“杜明来找唐柔套近乎呢,我三言两语就把话套出来了。孙翔有次喝醉了,又哭又喊把实话说出来了。”

想象了那画面,叶修无端觉得心里又酸又麻。

“他直接说好了,何苦这么委婉,我是根本没意识到他的求欢。”

苏沐橙突然站了起来,神情有些严肃,走了几步,有突然停住,然后转身认真地看着叶修。

“你还记得吗?你刚和孙翔在一起时,我是坚持反对的。”

叶修回望苏沐橙,等待接下来的话。

“他这个人说好听点,二呼呼的,挺逗逼,但说实话那就是孩子气,情商严重匮乏,不懂照顾人。我一直觉得你和他在一起会很吃亏。”

“但是事实上我想错了,因为很多东西,用心和不用心是两回事。他暗示了那么多次,却始终没有说出来,是他不愿意在语言束缚你。”

“如果说出来,你必定会答应的。但他不愿意那样,因为上床不是任务,是一种感情,你们互相喜爱,你们愿意靠近,发乎情,止乎礼。那是不由自主,情不自禁。”

“他不愿意勉强你,他克制自己的欲望,他在用他的爱情去爱惜,呵护你。哪怕这一违他的常态。”

听了这番话,叶修坐在原地,久久回不了神。

他突然想起严肃的父亲,沉稳的母亲和总是对哥哥大呼小叫的弟弟,又想到了少年时期的苏沐秋,青年时期的那些损友。

最后是年近中年,遇见的孙翔。

他有种黄花姑娘上花轿头一回的感觉,那么多年以来,他一直就像一棵烂草,日晒雨淋,顽强又执着地向一个地方生长。

结果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花匠,把这么棵烂草当宝贝一样,灌溉,施肥,爱惜,疼宠。

叶修以为自己会觉得惶恐,可事实上,他总感觉嘴里喝的水无端地生出甜味,明明本该是顺着食道下去的,却在嘴里顺着神经流遍四肢百骸。

把人甜了个遍。

 

看着叶修的样子,苏沐橙感觉自己的话估计起作用了。她耸了耸肩,猜测孙翔的醋味恐怕要盖不住了,跟叶修打了声招呼,预备着回宾馆。

谁知道,一打开门,孙翔侧趴在门口的样子尽入两人的眼。

吓了一跳的孙翔下意识地和叶修对上了眼神。

叶修无意中喉结一动,咽了口唾沫。

 

tbc

评论(24)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