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论持久(8)



叶修不是一挑四的好汉,也不是一时热血冲动。只是面对这样的场景,任何人都是无法看过眼的。

他摸了摸裤子口袋里的瓶子,心里不由苦笑,这个方锐给的必杀器,居然在今天用到别人身上。 许医生后退几步,急匆匆出门要去找韩文清 。

一人眼明手快,在医生出门前就跑去关上门。

许医生突然有些后悔,他向来知道明哲保身,也不知道今天怎么就起了帮忙的心思。


几人慢慢围向叶修,人数优势给他们带来了绝对的自信,毫不防备地逼近了叶修,心里暗暗嘲笑对方的天真与愚蠢。

叶修手在口袋里慢慢解着瓶口的束缚,算着距离够近,掀开瓶盖冲着那几人眼睛方向撒过去,然后迅速反脚踢向身后的最后一人。

被强碱喷到眼睛的痛感可不是开玩笑,真要处理不好,瞎了也有可能。要不是实在没办法这么损阴德的花招叶修也不会玩。

三人捂着眼睛蹲下哀嚎,后面那人也因忽如其来的偷袭弯下腰捂着肚子。

刚刚还试图威胁医生的四人瞬间到了不得不需要医生的情况。


医生去给床上的伤者治疗。

叶修看着捂着眼睛的那几个人,拉到厕所,把头压在水龙头下冲水处理,然后将人丢到一边。

许医生看着又崩开的伤口叹了口气。

“你今天这么做,后患是无穷的。”

叶修笑了笑,却并不在意,毕竟他已经不是那个认为靠道理就可以生存在这里的自己。


叶修回了监舍,周泽楷正在房间里单手俯卧撑。

相比起每天出门忙忙碌碌寻找苏沐秋消息的叶修和方锐,周泽楷却很闲,他有的时候想跟着叶修,却被叶修拒绝了。

毕竟在叶修的心里,周泽楷不善言辞,相貌又好,与其在外面跑着招惹麻烦,还是只用身手的好。


叶修在床边坐下,周泽楷停下了动作,站了起来,然后伸手摸了摸叶修的腰。

叶修有些疼,但是他还不至于这么点疼就在表情上显露出来。

周泽楷蹲下身,向上掀开叶修的上衣,将头凑在包扎处亲了口,叶修忍不住想推开他的头。

手却被人半路拦住,周泽楷伸出舌头,顺着伤口的轨道先是轻轻的舔舐,后来动作越来越重。

刚开始叶修还只是痒,后来却是伤口又裂开的疼痛,周泽楷隔着绷带用牙齿轻咬,然后伸着舌头舔去渗出的血液。

叶修脸色有些发白。

周泽楷抬眼看叶修眼中难耐的痛苦,心里有种冲动,撕开绷带,咬紧这个人的血肉,让他露出失神的表情。


“疼吗?”周泽楷说,“受了一次伤就更容易受新伤,这样循环,直到有一天再也好不了。”

听见周泽楷的话,叶修却忍不住轻笑。

“小周啊,你真是哥的贴心小裤衩。”

周泽楷瞪大了眼睛,呆呆地望着叶修。

方锐站在门口,觉得自己真是苦逼,三个人一张床百分之33的概率,他被ntr了。

这个连监狱都看脸的世界。


虽然周泽楷本意想让叶修保护好自己不要受伤,结果是叶修伤口再一次崩裂了,他不得不再跑医务室一趟搞定伤口。


叶修摸摸绑好的绑带,对着才出现的方锐问道。

“你去沐秋原来的住处有发现吗?”

方锐想起站在那里的人,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叶修。

“我在那里看见了一个人,你应该记得。”

“谁?”

“黄少天。”方锐说。

叶修敛眉,黄少天他不仅见过,还是魏琛口中害死苏沐秋的嫌疑人之一。

“他说只是路过那房间,并不是特殊目的。”方锐想了想,还是将黄少天说的话隐藏了下来,叶修的入狱不是偶然。

这当中必然有叶修非入局不可的理由。

方锐想做的就是在叶修入局前找到这个理由。


半个月过去,调查还没什么进度,就连叶修救下的医务室受伤青年和那几个在医务室犯下罪行的人都在食堂里正常打饭了。

对方在叶修对面坐了下来,主动开了口。

“上次医务室的事情,我得报答你。”

报答这个词在中国有悠久历史和深刻含义,此时此景,在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把这句话理解为以身相许。

毕竟作为一个刚被轮的人,找一个固定partner是明智选择。

叶修想也不想拒绝了。

这却打不断对方的自言自语。

“我叫林森,虽然上次并不需要你的帮助,但你多管闲事帮了我,所以我想我还是要回报你什么,回报就是帮你做一件事吧。”

叶修放下筷子,觉得林森的说法匪夷所思。

“你被人凌虐得快死了,却不觉得需要帮助?”

林森淡淡地说道。

“找乐子而已,这里的每个人都在找乐子,不可能只允许自己在别人身上找乐子,而不允许别人在你身上找乐子。”

话不投机半句多。

叶修和方锐他们吃完饭,端起盘子绕开桌子。

路过林森身边时,林森又说了一句话。

“叶修,你肯定没犯过罪。你会需要我的,将来的某一天。”


也不知道今天是个什么日子,中午刚被林森乌鸦嘴,下午叶修出门就遇了个难得一见的现场直播。

当时他正靠在天台栏杆边懒懒地抽着烟,楼下就演了场狗咬主人的好戏。

刘皓和一群人围着孙翔动手,场面很是冷酷,得亏孙翔身手好,又知道往身上藏武器,愣是保住菊花,杀出了条道,跑了。

刘皓他们追了一阵,最后分散着也没找到,就先离开了。

叶修不打算帮助孙翔,他当初不由分说地踢飞自己,又对着小周下手,气焰嚣张,一看就不是好人。

就是这小青年抱叶修大腿抱得死紧,叶修不过是路过,却被当成了救命稻草。


“二翔啊,这里物资紧张我没钱买六个核桃把你供养。”

叶修边说边掰开孙翔抓着他腿的手。

孙翔说不出恳求人的话,但这么个希望他实在放不开。

他怒视着叶修,面上似乎在说,你要是放开我跟你拼命。

叶修感觉到孙翔指甲隔着裤子还抠进自己腿上皮肉,低下头问他。

“你知道苏沐秋吗?”

叶修突然问了这么个八杆子打不着的问题,孙翔略有些迷茫回答。

“那个连爆炸都没死的命很硬的警察?”

“你说什么?!”


差不多要开始。。。翔叶那啥了


tbc


评论(26)
热度(298)
  1. 莫聿童言无忌 转载了此文字